千亿官方娱乐-千亿官方网站-娱乐网址

0796-6655272
千亿官方娱乐史料

秋收起义-大革命低潮中湘赣边界共产党人的抗争

编辑: 千亿官方娱乐发表时间:2020-04-01 21:09:07浏览量:149

湘赣边界各县人民有着光荣的革命传统。大革命时期,由于地理位置上接近湖南,受到轰轰烈烈的湖南农民运动的影响,边界的工农运动也很猛烈。伴随着革命形势的快速发展,边界各县先后成立了中共组织,一大批进步青年加入了党的组织。边界各县党组织领导革命群众开展工农运动,发展革命武装。他们成立工会和农民协会,反对地主豪绅,反对贪官污吏,反对封建...

大革命低潮中湘赣边界共产党人的抗争

湘赣边界各县人民有着光荣的革命传统。大革命时期,由于地理位置上接近湖南,受到轰轰烈烈的湖南农民运动的影响,边界的工农运动也很猛烈。伴随着革命形势的快速发展,边界各县先后成立了中共组织,一大批进步青年加入了党的组织。边界各县党组织领导革命群众开展工农运动,发展革命武装。他们成立工会和农民协会,反对地主豪绅,反对贪官污吏,反对封建军阀,与封建统治者展开了针锋相对的斗争。

大革命期间,湘赣边界党的组织迅速发展壮大。各县党组织成立和发展的具体情况是

宁冈县中共党的创始人是龙超清、刘辉霄等人。大约在1926

11月间,成立了中共宁冈县党支部,龙超清为书记;19271,成立了仍以龙超清为书记的中共宁冈区委。大革命高潮时期,宁冈全县有工会、农会、妇女会、学生会和工商界共5个党团支部,党员30余名永新县中共党的组织是由欧阳洛、刘作述等人于19267月建立的,始为中共永新小组,同月又升为永新支部,欧阳洛为组长、书记。19269月北伐军攻克永新后,党的组织迅速发展。到1927年春,全县共产党员已达500余人,在县城、东乡、南乡、西乡、北乡建立了5个党的支部。19275,成立了欧阳洛任书记的中共永新临时县委。

莲花县在19269月成立了由朱绳武任组长的中共莲花小组。北伐军进入莲花后,莲花党员有所发展,19273月成立了中共莲花支部,仍以朱绳武为书记,下设3个党小组,党员有15人。

遂川县由陈正人等于1926年创建中共遂川县特别支部,陈正人

任书记。成立之初,有党员15名。茶陵县先是成立了党支部,紧接着又成立了中共茶陵特别支部,下设若干以地区和职业划分的小组,杨孔万、孙少朴、罗养真先后任特别支部书记。

酃县中共党的组织由李却非、刘寅生等人创建。19268月建立了中共酃县特别支部。北伐军攻克酃县后,成立了中共酃县县委,李却非任书记。

1927412,蒋介石在上海发动反革命政变。不久,江西军阀朱培德也开始暴露其反革命的本来面目,导演了将共产党员礼送出境的丑剧。与此同时,湖南反动军官许克祥在长沙发动革命马日事变”,大肆捕杀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。715,在武汉的汪精卫召开分共会议”,公开叛变革命,镇压工农运动,捕杀大批革命者。一时间,白色恐怖笼罩全国。这时,湘赣边界大革命时期外逃的豪绅带领反动军队卷土重来,捣毁县工会、农会等组织,大肆捕杀共产党员和工会、农会干部,湘赣边界各地顿时处于腥风血雨之中。

但是,共产党人是吓不倒、压不垮的。就在白色恐怖最严重的时候,湘赣边界党和革命群众面对敌人的屠刀,仍然进行了不屈的抗争。

在永新,大革命失败后的1927610,反动派发动了一O”反革命政变,国民党右派武装攻陷县城,党员龙贻奎、贺敏学等躲避不及,被敌人关押;特支书记欧阳洛在县城藏匿数天后,赴南昌向江西省委请示工作;特支委员刘作述、刘真带领一部分党员转移到吉安。6月下旬,刘作述等人潜回永新,发动了声势浩大的枧田暴动”,给敌人以沉重打击。

在宁冈,共产党员龙超清等掩埋了同志的遗体,擦干身上的血

,重新整顿党的组织,将保存下来的党的支部扩展为中共宁冈区委区委成立后,应永新县党组织的请求,由共产党员袁文才带领农民自卫军,联合莲花、安福农民自卫军和王佐的部队,一举打下永新县城,救出了被关押的80余名党员和农会干部,给敌人以沉重打击,壮大了党的声威。

在莲花,大革命失败后,党组织及工农武装退往上西,共产党员朱绳武等冒着生命危险日夜奔走,分赴全县各地引导工作,召开各种干部会,揭露国民党反动派的罪行,号召革命群众继续坚持斗争。敌人缴去了莲花农民自卫军60支枪中的59,但共产党员贺国庆保存了最后1支枪。在遂川,农军在党的领导下攻袭县城,击溃敌军,打开监狱,救出共产党员和革命群众近百人。在酃县,共产党员周里等人回到家乡,发动群众,发展党员,恢复农民协会。

在茶陵,湘东清乡司令罗定率部镇压工农运动,大批共产党员和工农骨干遇难,中共茶陵支部组织委员聂履泰被敌人杀害。面对敌人的屠刀,共产党人毫不畏惧,成立中共茶陵特别支部,坚持革命活动,并开展游击战争,与敌人展开不屈不挠的斗争。

在敌强我弱、白色恐怖的情况下,湘赣边界人民在当地党组织的领导下,经过持续不断的斗争,取得了很大的胜利。通过这些斗争,许多地方不仅恢复了被破坏的革命组织和工农运动,而且严厉打击了反动势力的嚣张气焰。但是,由于陈独秀的右倾投降主义错误,和全国其他地方一样,湘赣边界党组织在遭到巨大损失以后,保存下来的一部分党的组织、共产党员和革命分子大部分转入了农村和山区,继续秘密地进行革命活动。

2020-04-01 149人浏览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